• 过了季节的切蒲英
  • 发布时间:2016-04-24 22:18 | 作者:小川糸 | 来源:读者 2016年9期 | 浏览:1200 次
  •   去年年底,父亲病倒时,我正在夏威夷度假。妈妈怕我担心,编了个拙劣的谎言哄我。我在电话里追根究底,她终于结结巴巴地说,爸爸住院了。那是我们离开夏威夷的前夕。
      我从成田机场直奔医院。无论医生如何解释,我都无法相信这是事实。十一月爸爸过生日时还那样健康,打高尔夫球、喝酒、吃饭,都跟平常一样。但也可能是他主动要去医院以前,都在勉强硬撑吧。
      我很希望这都不是真的,但是医生的诊断是正确的。爸爸一天比一天衰弱,最后瘦得我可以两手抱起他。他那么爱吃的人,却无法咽下固体食物。不久,连说话和笑都不能了。
      但他还是比医生预测的时间多活了半个月,才结束他的人生。像要追赶飘散的樱花,在四月底,爸爸悄悄展开辞世之旅。那是一如他潇洒风格的美好启程。
      “由里,这个星期天能回来吗?我想帮你爸过七七。”几天前,妈妈打我的手机。 过了季节的切蒲英
      “可是,那天春彦要上班啊。”
      老公是新闻记者,生活和周末休假的上班族不同。
      “没关系,只要你有空就行。”
      妈妈还是平常的豁达语气。声音听起来很开朗,其实,骤然失去相依几十年的伴侣,悲伤不可能那么快愈合。
  • 相关内容